再喝我就要撑死了苏锐死活不让秦悦然再开酒了

小编:虽然他们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过两个多月,但是这毕竟是亲战友,战友情,不作假。 可是,锐哥,我们这次出来不赶时间,不着急回去的。 还是回去吧,就为这件事情,你们

  虽然他们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过两个多月,但是这毕竟是亲战友,战友情,不作假。
 
    “可是,锐哥,我们这次出来不赶时间,不着急回去的。”
 
    “还是回去吧,就为这件事情,你们处长少不得要背个处分。”苏锐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这些情分,他都记在心里。
 
    听到这句话,那些战士们也不吭声了,很显然,他们也意识到了受处分的结果。这次带着十二架“空中猎豹”在首都上空飞了一大圈,已经是作了一场大死,即便以军事演习的借口来搪塞,也同样掩饰不过去了。
 
    “这份情,我记下了。”苏锐很认真的说道,感谢的话太多,但是对于自己的兄弟,却不用说的那么多,只是看到彼此的眼神就可以完全明白。
 
    “锐哥,保重。”
 
    这些特种战士知道他们的锐哥将要面对怎样的风险,一个个走上前来,敬礼告别。
 
    秦悦然站在一旁,看着这些战士一个个向苏锐敬礼的模样,眼泪再也止不住,疯狂的涌了出来。
 
    十二架武装直升机缓缓升空,在秦家大院上盘旋了一圈,然后便编队向北飞去,很快便变成了小黑点,如同天边北归的大雁!http://piaotian.net
 
 第272章 战争才刚刚开始
 
    下午时分,苏锐就已经和秦悦然坐上了回宁海的高铁,有了苏锐的强势插手,从今以后,秦家再也没有人会过问秦悦然的婚事。
 
    甚至,今后秦悦然想要嫁人,恐怕秦之章已经说不上话了,必须要请示苏锐的意见才可以。
 
    有实力,就是这么任性。
 
    想一想今天上午发生的事情,现在的秦悦然还不禁有一种迷醉的感觉。
 
    她偷偷侧过脸,看着闭目养神的苏锐,那眉眼坚韧而好看,线条如此流畅,简直让人着迷。
 
    秦悦然很确定自己的心思,她的心中已经对苏锐生出了感觉,这是一种无法隐藏也无法克制的好感。
 
    就在她盯着苏锐看的时候,苏锐正好睁开眼睛,和她对视在了一起。
 
    “看我做什么?”苏锐玩味的笑道。
 
    “看你长的帅。”秦悦然同样微笑,但是脸庞上却挂上了一层红晕。
 
    “晚上我请你吃饭吧?”秦悦然从之前的气氛中脱离出来,倒也不好意思一直挽着苏锐的胳膊,毕竟从表面上来讲,他们还处于普通朋友的阶段。
 
    就像那句歌词一样——在朋友的领域,才好说关心。
 
    “我可以拒绝吗?”
 
    “不能拒绝。”秦悦然的脸庞又红了一分。
 
    “别说请吃饭了,你请我睡觉都可以。”苏锐重复了一遍秦悦然今天上午的口误。
 
    想着满堂宾客集体干咳的样子,秦悦然再次闹了个大红脸。
 
    …………
 
    与此同时,苏锐的名声也已经飞速传遍了整个首都,他今天上午在秦家宴会大厅的所作所为,彻彻底底的震撼了所有人!
 
    “你们知不知道,五年前一人挑翻五大世家的那个家伙又回来了,这次带来了十二架直升机,直接飞到秦家大院的头顶上,扬言如果不把秦悦然交出来,就当场炸了秦家大院!”
 
    “那么霸气?简直就是我的偶像啊!一出手就是十二架直升机?他是军区司令吗?”
 
    “我也听说了,简直牛气冲天,还有特种兵呢!全部都是荷枪实弹!据说住在附近的人都听到了枪响!”
 
    “这都是毛毛雨啊,最关键的是,欧阳家秦家蒋家的那几个老家伙在苏锐面前,真是屁都不敢放一个!对方说什么就是什么!什么大世家大豪门的,在人家面前,根本就是纸糊的老虎,一捅就破!”
 
    “首都已经有很多女人对他芳心暗许了!虽然苏锐抢了欧阳星海的女人,但是据说他和秦悦然根本就是朋友关系,现在人家已经被首都的许多女人当成了排名第一的黄金单身汉!”
 
    …………
 
    类似于这种的议论,在首都那个所谓的上流社会圈子里,已经随处可见。
 
    啪!
 
    一只精致的茶碗被摔碎在了地上!碎片溅的到处都是!
 
    “混账,简直混账!”欧阳健怒气冲冲,已经整整一个下午过去了,他还处于这种暴怒的状态。
 
    至于欧阳星海,一直在一旁默不作声,被人在订婚宴上抢走了未婚妻,还被逼着向人家道歉,这简直丢脸丢到了天际!
 
    恐怕,在今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不会参加任何活动,否则的话,一定又是要被别人戳脊梁骨了!
 
    别人见到欧阳星海,肯定会说——看,那就是被苏锐抢走了未婚妻之后除了气的吐血别的什么也不敢做的家伙!简直就是个怂包软蛋!
 
    一身阴柔气质的欧阳冰原站在一旁,轻蔑的瞥了自己的大哥一眼,道:“说实话,爷爷,你大可不必这样叹气,丢脸只是暂时的,笑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赢家。”
 
    欧阳健正在气头上,怎么可能冷静的下来,他听了二孙子的话,怒意不禁又涌上来:“你大哥受了挫,家族丢了脸,你现在跟我谈笑到最后,我怎么能笑的出来?”
 
    “爷爷,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有些时候,置身事外或许才是最清醒的做法。”欧阳冰原微笑着说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欧阳健一时间有些不明白,他开始隐隐感觉到二孙子和往日有些不同了。
 
    “不去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他狂由他狂,明月照大江。”欧阳冰原冷冷一笑。
 
    欧阳健抬起头来:“你的意思是让我暂且围观,看着苏锐作死?就算我们不出手,那另外五大世家也绝对不会放过他?”
 
    “当然,等到五大世家和苏锐拼的两败俱伤之后,我们再从容出手。”欧阳冰原的笑容有些阴冷:“爷爷,你难道忘了,这五年以来,我们家族是如何崛起的如此迅速?”
 
    欧阳健的身体一震,他的眼中恢复了一抹亮光:“你说的很对,我欧阳家族就是趁着这几年张家云家的衰落才趁势崛起,倘若蒋家南宫家再被苏锐消耗,那么欧阳家就能成为当之无愧的第一家族。”
 
    欧阳冰原点了点头:“正是如此,爷爷,在他们混战的时候,我们也可以趁机出手,不一定是全力对付苏锐,也可以帮着苏锐对付五大世家!”
 
    真是阴险毒辣的计划。
 
    欧阳健眼中的光芒越来越亮,他听着二孙子的分析,仿佛已经看到了欧阳家族无限光明的未来。
 
    一旁的欧阳星海坐在椅子上,目光直视着地面,看起来有些呆滞,似乎完全没有听到爷爷和弟弟的谈话。
 
    “好一个帮助苏锐暗中对付五大世家。”欧阳健赞许的说道:“冰原,难得你在困境中还能保持这般冷静清醒的头脑,我很欣慰,很欣慰啊。”
 
    说着,欧阳健转脸看了欧阳星海一眼,这个在往日风光无限此时却一蹶不振的大孙子,这一次摔的实在是太惨烈,真的不知道要多久才能爬的起来。
 
    “冰原,这样吧,我看你大哥最近的状态也不好,给他一段休整的时间,这段时间里,他的所有事情就由你来负责吧。”欧阳健说道,他的表情已经完全的缓和下来,再也找不到一点生气的模样。
 
    福祸相依,这次的抢亲事件看似是对欧阳家的沉重打击,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来看,又是他们自我崛起突出重围的最好时机!
 
    欧阳冰原闻言,点了点头:“一定不会让爷爷失望,我会做的比大哥还要出色。”
 
    说完,他冷笑着瞥了一眼失魂落魄的欧阳星海。
 
    或许,等到他大哥状态恢复之后想要回到原来的位置,却发现那儿连立锥之地都不会留给他了吧!
 
    “星海,你好好休养吧,这段时间什么都不要想,好好的放松一下。”欧阳健拍了拍大孙子的肩膀,便和欧阳冰原一起走了出去。
 
    等到这二人走后,原本失魂落魄的欧阳星海抬起头来,望着他们消失的方向,眼中闪过一道精芒。
 
    被誉为首都年轻一代中最有才华的欧阳大公子,真的是那么容易打倒的吗?
 
    无论是对于欧阳家族,还是对于苏锐,这一场战争,都才刚刚开始。
 
    …………
 
    君澜凯宾酒店的天台之上。
 
    秦悦然和苏锐面对面坐着,看着海景喝着红酒,真的好不惬意。
 
    离开了首都那个连空气都让人感觉到压抑的地方,秦悦然明显开心了许多,她为了感谢苏锐,让行政主厨亲自准备了一桌精致菜肴,拿出了酒店珍藏多年的好酒,就这么在天台上和苏锐对饮起来。
 
    “美女,别再开酒了,这都喝掉两瓶了。”苏锐看着手持开瓶器的秦悦然,不禁感觉到有些无奈。
 
    这姑娘是越喝越开心,酒量甚至不输于一般的男人,到了后来竟然扯着杯子和苏锐一起玩起了豪饮。
 
    如此泼辣彪悍的程度,也着实把苏锐给惊呆了。
 
    秦悦然今天晚上依旧穿着她那标志性的旗袍,只不过是夏季的款式,纯白的布料更加轻薄,长度也只是到大腿中段而已,在白色的映衬下,胸前的轮廓显得更加清晰,两条极致的长腿暴露在空气中,让人的眼神放上去之后就无法挪开。
 
    “怎么,你怕喝醉之后被我非礼?”秦悦然笑道,同时极为熟练的又拆了一瓶红酒。
 
    得,以苏锐那见不得浪费的性子,只要拆开,就得喝完。
 
    “为了庆祝我重归自由之身,我先干了,你随意。”秦悦然今天晚上不知道把这句话重复了多少遍。
 
    秦悦然让苏锐随意,苏锐竟然真的随意了,只是轻轻的抿了一小口,便放下了杯子。
 
    “喂,你怎么能这样,也太不爷们了吧。”
 
    秦悦然顿时不满意了。
 
    “美女,是你让我随意的,我听你的话才这样。”苏锐叹了一口气:“你们女人的心思真难猜啊。”
 
    “我不管,反正你就得喝完,一口干。”秦悦然真是有些北方姑娘的豪放做派,直接拿着杯子,往苏锐的嘴里灌去。
 
    就这样,两人把第三瓶红酒也喝掉了。
 
    “不能再喝了,再喝我就要撑死了。”苏锐死活不让秦悦然再开酒了,这姑娘也真是的,这哪里是庆祝,简直是把人往死里整,就算自己能喝也犯不着这样吧?
 
    “我也有点晕。”秦悦然捂着头,说道:“要不,我们去吹吹风吧。”
 
    “废话,喝了那么多,能不头晕么?”
 
    苏锐看了秦悦然一眼,毫不客气的上前,直接把她拽起来,经过了今天上午在许多宾客面前的搂搂抱抱,苏锐现在做这种拉拉手的小事情可谓轻车熟路了。
 
    海风轻拂秀发,佳人的身上透出淡淡馨香,此情此景,苏锐也感觉到心情颇为的愉悦。
 
    “苏锐,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秦悦然忽然转过脸来,但是语气却有些犹豫。
 
    苏锐哈哈一笑:“咱们连觉都能一起睡,还有什么问题不能问?”
 
    “你这辈子,有没有结婚的打算?”秦悦然盯着苏锐的眼睛,目光灼灼。http://piaotian.net
 
 第273章 这一夜的勇敢
 

当前网址:http://2736911.com/a/beijingsaichequantianmianfeijihuayule/20180902/25.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