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坤或许用其他方法对付我可是他绝对不人来我

小编:我微微的皱了皱眉头,手中的碎裂酒瓶子连连落下,转眼就在宁坤身上不致命的部位,插了三四个口子,疼得这个小子惨叫连连。如果说年轻时候的宁坤,或许真的不怕死,可现在的他

我微微的皱了皱眉头,手中的碎裂酒瓶子连连落下,转眼就在宁坤身上不致命的部位,插了三四个口子,疼得这个小子惨叫连连。如果说年轻时候的宁坤,或许真的不怕死,可现在的他已经老了,被我连捅了几下子,受不住了,大声喊道:“住手,给我住手。”
 
    他的手下见老大求饶了,自然不敢上来。
 
    我一手抓着他,将他生生的拖到大厅,周围的人都静了下来。他们不认识我,却没有人不认识宁坤。这个家伙在省城也算是一号的人,可现在竟然被我一个年轻人控制住,不由得指指点点。
 
    那个年轻人刚才趁着左青出手的时候,已经逃了出去,他看了看周围怒道:“今天关门歇业,处理事情。”
 
    宁坤的那些手下也反应过来,快速的撵走了那些本来还在看热闹的客人。整个大厅,只剩下我们几个人和宁坤的这几十个手下。
 
    此时的宁坤因为流了很多血,脸色一片惨白:“林白风,你有本事杀了我,老子今天落你手里算我倒霉。”
 
    我只是笑了笑后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傻呢?在这个情况下杀了你,你的这些手下不得扑上来将我碎尸万段!”
 
    宁坤用力的呼吸了两下后说道:“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我冷漠的说道:“很简单,你在大庭广众之下给我认错,或者磕头也可以。”
 
    “你别想了!”
 
    能够混到宁坤这个程度,自然也不是普通的人。他清楚的知道,如果真的认错了,以后就不用在道上混了。所以,他紧咬牙关的说道:“林白风,你有本事就杀了我,老子不怕你!我们这么多人,不会让你跑了的。”
 
    是吗?
 
    我笑了笑,活动了下身体后,拿起手机说道:“你们进来吧!”
 
    当我话音落下,这些人就感觉到地面抖动的声音,紧接着至少有数百人闯了进来。宁坤的小弟本来想要抵挡,可是突然被袭击,再加上我手下人数众多,很快的将这些人都制住。
 
    那俊俏的年轻人本来想打电话,却被阿达一脚踢在小腹上,倒着飞了出去,这小子惨叫一声,直接晕了过去。
 
    直到这个时候,宁坤脸色才真正的变了,他哆哆嗦嗦的看着我说道:“林白风,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看着他,冷漠的说道:“我这个人很简单,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你多次对付我,我今天是来报仇的!”
 
    宁坤脸色难看的说道:“这么多人对付你,你为什么单单来找我报仇?”
 
    “很简单,你可以对付我,但是不应该去医院威胁林正大哥的妻子,让他没办法出手帮我,这件事已经越过了我的底线。”
 
    我停顿了一下,突然挠了挠头后笑道:“还有一点,齐四,林三,盛三少我得罪不起,就你好欺负,我不对付你对付谁?”
 
    听完这话之后,宁坤气的是浑身直哆嗦,脸色惨白的说道:“你会后悔的,我一定不会饶了你。”
 
    我笑了!
 
    两三个人很快的走过来,将宁坤吊在了自己的夜总会的大厅,并找两个人拔掉了他的裤子,我看了看这些人后说道:“一人两鞭子,不许多打。”
 
    随后,却听到屋子里响起了暴风骤雨的皮鞭声,还有宁坤大声咒骂的声音。
 
    很快咒骂声慢慢的消失了,宁坤已经昏了过去。
 
    而我看着这个家伙,将这个视频传到网络上,连环播放,观看量不到五千万不允许下来。宁坤刚刚醒过来,当他听到我这些话,整个人再次的晕过去,只是这次是被我活活气晕过去的!
 
    我冷冷的看着这个老家伙,平静的说道:“我知道你根本不在乎我,所以你必须要付出代价!”
 
    差不多了!
 
    左青来到我的身边,低声说道。
 
    我点点头挥挥手后说道:“最后一件事,将宁坤手下的这些小子全都给我吊起来,抽屁股十鞭子。”
 
    左青皱了皱眉,可最终却没有说话,按照我说的话了。整个夜店里响起了劈了啪啦的声音,这些人连连惨叫,这种情况下在整个省城夜店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事情!
 
    当宁坤的其他人,和省城其他老大赶到这里的时候,我们已经出了省城地界。
 
    左青坐在车上,皱了皱眉,最终实在忍不住了:“大哥,我能够理解你去找宁坤报仇,可今天这么做是不是过份了?”
 
    我笑了笑,扫了他一眼后说道:“你是不是觉得,男人可杀而不可辱,而我今天做的事情根本是侮辱他们?”
 
    左青点了点头。
 
    我微微的笑了笑后说道:“左青,你还是个军人,难免有那种真正的男人情怀,可是这些人是黑道,想要让他们怕,光用武力压制是丝毫没有用的,我现在问问你,如果对方来我们这里找茬,我会不会对付他?”
 
    左青认真的说道:“当然!可这次我们这么对付宁坤,他也不会善罢甘休。”
 
    不!
 
    我微微的笑了笑后说道:“宁坤或许用其他方法对付我,可是他绝对不会派人来我们这里闹事,也不会去威胁我的兄弟和家人。原因很简单,我今天这么做,根本就是疯子的做法,他们或许不怕死,但是会怕一个无所顾忌的疯子,而我今天让他们知道的是,我就是个疯子,他们恨得要死,却不敢招惹的疯子。”
 
    左青皱了皱眉,他似乎觉得我没说错,可是他始终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可是他却想不出来。
 
    一直没有说话的谢龙突然说道:“风哥,你这么做,明显将宁坤所有的恨意都放在了自己的身上。他们虽然不会对付这些兄弟的家人,可对你却是必杀之心,这样真的好吗?”
 
    我笑了笑道:“要我死的人多了,他算老几?”
 
    左青和谢龙皱了皱眉,明显担心了起来,而小九则满脸无奈的看着我说道:“哥,以后你不能每次打仗都不带我了吧?鞭打宁坤,这个听起来就爽透天了,我怎么没赶上?”
 
    我冷冷的看着燕九,脸色阴沉的说道:“谁让你不防护好呢?对了,你没上过学,也没有学习生理课!早就让你们好好学习,看现在出事了吧!你就老老实实给我陪着小颖吧,从此打打杀杀的事情与你没有关系了。”
 
    燕九苦笑了两声后赌咒发誓的说道:“早知道学校教这个,我一定好好学习。”
 
    当他和我纠缠不休的时候,我的电话突然响了。
 
    “晓晓,我知道了!你别着急,我现在就去医院!”
 
    燕九见我表情有些不对,小心翼翼的说道:“晓晓姐也怀孕了?用不用让小颖陪着,这样也有个伴。”
 
    你们别拦着我,让我踢死这个小子算了。
 

当前网址:http://2736911.com/a/beijingsaichequantianmianfeijihuayule/20180617/18.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