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景浩和苏茉家的糖糖毕竟是个女孩子养的也比

小编:孙小乔其实就是在外面问了一下医生崔闫玺的情况好不好,医生的回答她很欣慰,如果明天的检查结果也是良好,那该多好。 孙小乔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就听到崔闫玺那家伙正鬼鬼祟

  孙小乔其实就是在外面问了一下医生崔闫玺的情况好不好,医生的回答她很欣慰,如果明天的检查结果也是良好,那该多好。
 
    孙小乔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就听到崔闫玺那家伙正鬼鬼祟祟的问朵朵,“你妈妈和刚才那个医生叔叔是不是经常子在一起?”
 
    朵朵那知道爸爸的小心眼啊,她都是实话实说,再说,医生和病人家属经常在一起有什么奇怪的啊,况且他这在医院里一躺就是三年多。
 
    朵朵点头,“对啊,医生叔叔对我和妈妈可好了,他是我见过最帅的医生叔叔。”
 
    崔闫玺无语,心里刚要开始瞎捉摸,听到他们父女刚才对话的孙小乔就走了进来,还坏坏的拧了一下崔闫玺的耳朵,“你就瞎想吧你,是不是睡太长时间把你脑子给睡糊涂了。”
 
    崔闫玺捂着自己被她拧疼的耳朵,这个女人下手也太重了,难怪人家都说,如果你已不住在对方心里,那么对方对你下手的时候一定没轻没重。
 
    他反驳她,“我告诉你,我不禁脑子没睡坏,还把从前忘记的那些事情都记起来了。”
 
    “真的?”有些喜出望外啊,他醒过来,还恢复了记忆,这算不算是双喜啊。
 
    朵朵听不懂他们大人的对话,深更半夜的,再开心的事情也阻挡不到她打瞌睡的节奏,像只小懒猫一样的钻到爸爸的怀里,“爸爸,朵朵要觉觉。”
 
    话音才刚落没一会儿,小丫头就已酣然入睡,孙小乔帮她正了正身子,保证她睡的舒服些。
 
    朵朵睡后,病房里安静了很多,崔闫玺的目光更是一丝一毫都舍不得离开孙小乔的脸,孙小乔帮他倒了水,刚才问过医生,他可以喝水,但还不能吃食物,因为明天需要做全身各项检查。
 
    孙小乔被他看的实在别扭,“你一直看着我干什么?”
 
 第274章 幸福就好
 
    “你一直看着我干什么?”
 
    崔闫玺微笑着和她说,“怕一不下心把你丢了,不过,你好像比我昏迷前老了些,眼角都有皱纹了。”
 
    “……”这人会不会聊天啊,还能不能愉快的相处啦。
 
    孙小乔表情一冷,“嘁,就好像你帅到哪里去似的,瘦的皮包骨头,白斩鸡似的。”
 
    “喂,你的意思是说我不够an是不是,我看刚才那个医生也好不到哪里去,一看就是小白脸。”
 
    孙小乔不明白,他们两个斗嘴和人家医生有什么关系?无理取闹,不可理喻。
 
    “赶紧睡觉,明天还要体检呢,又得忙一天。”孙小乔在脑子里计划着,明天先是送朵朵去早教,公司那边的事情和助理交代一下,之后才来医院陪崔闫玺做检查。
 
    崔闫玺很不乐意,“我睡一千多天了,这好不容易醒过来你还让我睡,我不睡,我要和你说话。”
 
    “你不睡我总得睡吧,我可是忙了一天,现在就想好好睡一觉,你爱睡不睡,反正我睡了。”
 
    就孙小乔对他满不在乎的模样,崔闫玺表示很失落,话说,是不是过了这么久,她根本就不在乎他了,他醒了,也没见她多高兴,是不是她并不想他醒过来啊?
 
    “孙小乔,我醒过来你不开心吗?”身为一个大男人,问这么怨妇的问题,他自己都觉得别扭,但确实心里不太好受啊。
 
    孙小乔微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的和他说话,“挺开心的啊,当然开心,我可是一直都盼着这一天到来的。”
 
    “可我没看出你有多么开心,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爱上别人了?”
 
    孙小乔郁闷,今晚是别想好好睡一觉了,刚醒来的他比小女人还敏感,都不知道他脑子里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她坐起身,帮朵朵盖了盖被子,自己则是披着外套和他面对面的坐着,“你想知道什么,问吧,我保证给你的答案都是真实有效的。”
 
    崔闫玺抿嘴偷笑,心里想着,这还差不多。
 
    他还真的就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准备好好问问她,不过问问题之前,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先表示一下,他手指指着自己的脸颊,不羁的对她挑了个眉眼,“你先亲我一下。”
 
    孙小乔无奈,怎么醒了变得像个耍赖的孩子,她没告诉他,他昏迷的这段事情,她每天都会亲他一下的。
 
    她挺身过来,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崔闫玺觉得意犹未尽,“太敷衍了,这边再来一下,要满满的真心在里面。”
 
    这要是白天她精力充沛的时候,她一定和他闹,但现在,真的很累。
 
    过去三年多,她把自己活成了万能的女人,只为等他醒来的时候看到优秀的她,她也曾一次次的在他耳边告诉他,‘她好累,等他醒来后,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好好的睡一觉,睡到自然醒,不用去管身边的任何事,所有的事情他都会帮她做好。’
 
    一直以来她就如上了发条的陀螺,不停地转,终于等到他醒了,她终于不用继续转下去,但好累,只想先休息。
 
    孙小乔伸着脖子在他另一边的脸颊又亲了一下,而他趁机一个扭头,嘴巴贴紧她的唇,嘴角微微上勾一下,吻,继续,幸福溢满。
 
    就在崔闫玺还热血沸腾的时候,谁能告诉他,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她是睡着了吗?
 
    “小乔……乔乔……”
 
    孙小乔模糊的呢喃着,“我好累,让我睡会儿吧,我要你抱着睡。”
 
    崔闫玺心疼宠溺的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能想象出她在他昏迷不醒的这几年一个人带着孩子过得有多辛苦。
 
    他坐着,让她枕在他的腿上,大手一下一下轻拍着她单薄的背,唇角微翘。
 
    孙小乔梦呢般的低声呢喃,“老公,你醒来真好。”
 
    崔闫玺抿嘴微笑,“老婆,有你真好。”
 
    幸福跟幸运不同,幸运只能偶尔与你擦肩而过,但幸福是能让你紧紧拥在怀中的……
 
    ……
 
    仲立夏一家四口去春游,自从妹妹出生后,哥哥就变成小大人,出门推婴儿车这件事情一直都是皮皮的工作。
 
    妹妹已经五周岁,因为有哥哥,出门还是不带腿的节奏,哥哥也还很乐意用大童婴儿车推她。
 
    到了景区很巧的遇到一家四口出来游玩的常景浩一家,刚好结伴而行。
 
    常景浩和苏茉家的糖糖毕竟是个女孩子,养的也比较矜贵,所以对一些比较脏的地方会皱眉头表示不满意。
 
    而明泽楷和仲立夏家的皮皮,完全的男子汉本质,对糖糖的矫情非常看不惯。
 
    因为在两家选酒店入住的时候,两家大人是觉得住哪里都无所谓,而两个青春期的孩子去闹了起来。
 
    皮皮要住民宿,而糖糖非要住五星级以上的酒店,两个孩子吵的不可开交。
 
    糖糖指着皮皮,“明灿,你不可理喻,迁就女孩子是男孩子最起码的素养。”
 
    皮皮对糖糖这种有公主病的大小姐一直都是忍无可忍,“常以沫,就你这大小姐脾气要是不改,有你吃亏的时候。”
 
    “你管的着吗你,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明灿这么没眼光。”
 
    “常以沫你……”真是气死他了,就不能和这个不讲道理的臭丫头见面,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真是没见一次就吵一次。
 
    几个大人像是看热闹一样的在旁边静等他们两个拌嘴后的答案。
 
    仲立夏说,“他们这算不算是两看生厌啊?我记得从明灿自己把名字改了之后,他们两个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对啊,明灿之前不叫明灿,他们两家大人看他们两个小时候玩的挺好,就给他们取了个情侣名,一个叫明相濡,一个叫常以沫,相濡以沫。
 
    可是突然有一天,明灿拿着户口本去把自己名字给改了,还和大家说,以后谁都不准再叫他明相濡。
 
    那个时候明泽楷问过他为什么,他回答的也很干脆利落,‘不想和常以沫那个混丫头有任何关系。’这是当时他的原话。
 
    现在看来,这两个快要长大的小屁孩还真是不合拍啊,见面就吵。
 

当前网址:http://2736911.com/a/beijingsaichequantianmianfeijihuashoujiduan/20180705/20.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