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又开口道:“等再见到李浅墨,你要

小编:深心暗恋的娉婷嫁与他人。而幻少师却在与人讨价还价,要让自己命令去勾引晋王、且任务已达成的木姊去劝服自己关心的晋王接受另一个女子。 到时,是会有一个堂皇的婚礼吧?可那

深心暗恋的娉婷嫁与他人。而幻少师却在与人讨价还价,要让自己命令去“勾引”晋王、且任务已达成的木姊去劝服自己关心的晋王接受另一个女子。

——到时,是会有一个堂皇的婚礼吧?可那婚礼之前,一切怎么看,怎么荒唐。

他无话可宽慰木姊,只好什么都不说。

只听木姊笑道:“有时候自私起来,真希望当时押着那批财宝回去的不是柘柘,而是我。”

说着,她忽认真地拿眼看着李浅墨,像是在问:“你可记得,在这世上,还有过一个柘柘?”

李浅墨无以宽慰木姊,只有自己先行离开。

从踏入长安以来,先是认识了王子婳、罗卷,后又入住师父赌赢来的豪宅,李浅墨眼中始终蒙着一层柔情脉脉的面纱,直到今日,才觉得,自己终于把这个长安城看穿。

离开木姊后,他出了城外,在渭水滨坐了有一会儿。

看着水中树的倒影,他不由又一次想起了肩胛的话。肩胛要他在这世上好好地玩,可他这时想对肩胛说:这世上的游戏,你从没告诉我说,最后终究要玩过的,是要流血的。那游戏所关太过重大,却叫自己如何再玩?

好在,他的心头,忽然温温柔柔地想起了耿鹿儿。

不管怎么说,鹿儿还在,不是吗?

自己胡愁乱恨的,尽为那些并不曾真正知交的人操心,可为什么,不去找鹿儿。无论这个世界如何,鹿儿总还会懂得自己的吧?

这么一想,李浅墨一时再忍不住。哪怕异色门主严令耿鹿儿伤好之前,不许他再靠近异色庵,他此时也忍不住要去一探了。

天色破晓之际,他来到了异色庵。

整个异色庵仿佛还在沉睡。

李浅墨恐怕异色门下发觉,全力施为提纵之术,鸦雀无声地潜入了异色庵。

他自己想做什么自己也不知道,只觉得,自己此时,最想见到的就是耿鹿儿。只要望到她小鹿一样的大眼睛,那种纯良的眼光,自己一见之下,就会忘却所有苦恼,重新感觉到开心吧?

他悄悄潜入到耿鹿儿歇身的那排廊房前,靠近房门时,心下不由感到犹豫:这时去,会不会打扰鹿儿养伤。且如果让异色门中人发觉,怕是他与鹿儿都会不好意思的。

可才到窗下,却听到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

李浅墨一怔,没想鹿儿这么早就起来了。

他不愿有人知道,悄悄在廊顶藏住了身形,只听屋内,正是鹿儿在与异色门主吴盐说话。却听得吴盐的声音道:“你看看,你的伤还没好,却缠着我说了一整夜。什么重要的事,等以后伤好了再说不行吗?”

然后,只听耿鹿儿的声音道:“不说明白我会觉得不痛快。”门送往骊山。而我与她……”

他的声音忍不住哽咽起来,却强自压着:“……此生此世,都不必再见面!”

一语说完,他觉得自己再也承受不住:珀奴怨恨幻少师,抱着阿卜回连云第去了;索尖儿为了嗟来堂,不惜与魏王府勾结,出卖称心,流别人的血,开自己的前程;王子婳姐姐又是那样,让自己感觉如从不曾相识……至于覃千河毁诺更不待提,枇杷是子婳姐姐的人,吴盐想来是东宫的人了……他们都这样,整个长安都这样,甚至连鹿儿也这样,他们看上自己的,不过是自己的手中一剑。

怪不得不管罗大哥、谢大哥还是肩胛,最后都不得不孤独终老。

他急怒之下,只觉得喉中火烧火燎地疼痛,再发不出声音来。说完那句话,身子一弹,就已逃出异色庵。

李浅墨一路东行。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要往哪里去。他只觉得,自己再不能留在这个长安了,那不是他的长安。

连日以来,雨晦天暝,东行道路,一片泥泞。

这一路上,所行所见,都是人马困顿。

有时,李浅墨看见有车陷在了泥途里,习惯性的,他会上前相助,帮他们把车轮拔出来;有时,却又只视而不见,冷眼相看。

沿途所经,路过华山,潼关。他也曾直登观日峰顶,纵声长啸;也曾在潼关外的泥径上,困立雨中,不言不动,旁边经过的人只把他当成疯子或是傻子。

直到有一日,他猛抬头时,于路的前方,惊见一个巨大的城池。看着门楼上斗大的字,才惊觉:自己已经到达了洛阳。

洛阳城中,柳盛花靡处,原与长安不同。

差不多每年的夏天,天子都会来此消夏。一则消夏,二则可免除百姓粮食转运之苦。所以当朝贵人,多在洛阳城中也营建了华宅。

李浅墨行至洛阳,不由停下脚来。

因为,他这次出走事出突然,全无预备,这一路,从长安到洛阳,身上的一点银子都快花光了。

他在洛阳城逗留了数日,直到银钱全部用光,依旧找不出兴致来怎么去弄一点钱。

每日里,他都呆呆地坐在天津桥畔,看过往的行人,再就是在运河的码头,坐在人马声喧里,默默地发呆。

直到这一日,他依旧从一早上起,就坐在洛阳城运河的码头上,看着船只行人。

终于晴了,太阳晒在他好多日没换的衣服上,蒸出一股馊味来。

李浅墨默默地坐在那里,看着船的桅杆。

他听得到自己的肚子在叫,却一点也打不起兴致去找点吃食。

也许,因为这几日里他心情已经麻木到极点,倒是这点饿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和身外的这个世界,还保有着几分真实。

他的童年是时常挨饿的。每逢怕看到张五郎时,他就会一个人在外面延挨着不回去。如今,他又一次尝到饥饿的滋味了,可依旧是,像个延挨着不想回家的孩子。就这么从日方升起坐到日正当中,运河沿岸的码头是热闹的,这里,是天下物资输转的大动脉。李浅墨自己都听得到自己肚中咕噜咕噜地响,可他像憋着气,赌气地嘲笑着自己的饿,再不想起身起来。

恰在这时,却听一个声音叫道:“喂!”

李浅墨一抬头,却见身边站着一个不认识的使女。

那使女年纪不大,说话也极不客气,只见她像受不了李浅墨身上的馊味,抬袖掩鼻道:“我家主人说船上少一个人用,叫我出来找,最好找个穷苦的几日没饭吃的那种。你可是没饭吃的?”

李浅墨点了点头。

只觉她迟疑了一会儿,告诉他,我真的不想再见到他了。”

李浅墨陡闻此语,不由大吃一惊。

却听得窗内耿鹿儿倦倦地道:“你告诉他,当初,我接近他,只是为我骊山一门中,如今只余‘乘槎’剑术,‘犯斗’之术久已失传。那犯斗剑,我师父说当世只有肩胛会。我想,肩胛没了,如今会的只有他了。缺失犯斗剑,是我骊山一门多年不振的原因,我接近他,只是想重新为师门寻回‘犯斗剑法’……”

李浅墨今日本来就情怀恶劣,好容易悄悄潜入异色庵,再没想到会听到耿鹿儿这样的一番话。

他只觉得自己一时都透不过气来,好容易深吸了一口,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仿佛整个翻转过来了一般:原来都是这样,原来、都是骗我的!

他忍不住想要一声长哭,可只觉得此时哭都哭不出来。可这番打击下,他控制不住,呼吸间大有异样。门内的异色门主忽开口喝问道:“门外何人?”

李浅墨急怒之下,竟笑了出来。只听他道:“不用再劳烦你转话了,你可直接告诉耿鹿儿,‘犯斗’剑的剑谱,我录好后,自会遣

当前网址:http://2736911.com/a/beijingsaichequantianmianfeijihuashoujiduan/20180509/15.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