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令的你叔叔李世民?再或者是执行了这个命令

小编:着一枚淬了毒的指刃。 却见那罗帏一动,有人隔着罗帏伸手一接,双手就握住了卜老姬的手腕。卜老姬脸色不由一变,一张老脸上吃不住痛的皱纹一抖,已与那来人较上了劲。 却见王

着一枚淬了毒的指刃。

却见那罗帏一动,有人隔着罗帏伸手一接,双手就握住了卜老姬的手腕。卜老姬脸色不由一变,一张老脸上吃不住痛的皱纹一抖,已与那来人较上了劲。

却见王子婳眉头一皱,淡淡道:“小墨儿,你功夫长进了,专会欺负老人家了,非要跟姐姐身边的老奶奶过不去吗?你真真是大有出息了。”

罗帏后面的正是李浅墨,他从和光球场战罢覃千河回来,余怒未息,这时不由就找到了汲镂王府,要朝他子婳姐姐讨个明白。

这时听王子婳一说,他手下不再加力,口里却郁懑道:“她老是老,可身手却较诸称心强健不知几许!我这要算是以强凌弱,那杀称心却算什么?”

说到这儿,他不免越加愤怒,声音忍不住提高了起来:“你为什么一定要杀称心?”

王子婳眉锋一剃,冷声道:“我杀称心?”

她的妆台上此时正放着一张泥金小笺,这时,她随手取过,伸手一掷,那张轻薄小笺就向罗帏后面的李浅墨飘了过去,口里淡淡道:“你自己看看吧。”

李浅墨松了握着卜老姬的手,一掀罗帏,人已露出身形来。他把那张小笺伸手接住,就着灯光细看。

却见那泥金小笺上密丽地写了一首小诗:

可怜周小童,微笑摘兰丛。鲜肤胜粉白,嫩脸若桃红。挟弹雕陵下,垂钩莲叶东。腕动飘香麝,衣轻任好风。幸承拂枕选,侍奉华堂中。金屏障翠被,蓝帕覆薰笼。本知伤轻薄,含词羞自通。剪袖恩虽重,残桃爱未终。蛾眉讵须嫉,新妆近如宫。

这首诗端的好轻薄。

李浅墨脸上一红,不由愕然道:“这是什么?”

“这是有名的《繁华诗》,是咏周小史的。”

王子婳淡淡道:“周小史是历史上有名的一个俊僮,后被召入宫中,身被宠幸。你既怜惜称心,怎么不知道他?”

“据说这首诗,前些日被李承乾亲笔挥毫,写在一方罗巾之上。他将这诗赠予称心,其间密意,自不足为外人道。”

“这事本也无外人知道,魏王府要搜寻太子与称心的把柄,当然会去找你那个号称‘长安城消息都总管’的兄弟索尖儿。索尖儿手下的小兄弟们,一个个消息灵通,长安城中,哪怕是深宅内院中的事儿,他们也能从别人仆佣口里探听出来。据说,那方太子亲笔提的罗巾,就是索尖儿花了大价钱买通佣人从东宫中偷出来的。然后,他与魏王府怎么交易的我不知道——索尖儿心高气傲,不甘沉于下流那是一定的,他交结魏王府自有其目的——魏王就遣人把这方罗巾呈给了天子,天子当然览之大怒,才有如今的扑杀之举。”

王子婳悠悠地吐了一口气。

“他为了普天下人的悠悠之口,不杀称心恐不能服众。你心憾称心之死,要与他复仇的话,却是要找谁复仇?是我这个当初随口代魏王府出了个主意的姐姐?还是你那个热衷的兄弟索尖儿?或者是魏王与他指使的兰台御使何正达?还是下了覃千河?又也知道她所说的尽是现实,可他起码希望,子婳姐姐不要这样,索尖儿也不要这样。

他忽然想起了珀奴那句话,没错,在他心里,子婳姐姐这种杀人法,要比他此前知道的,都可怕一百倍。

他口中不由道:“我说不过你。可,并不代表你就是对的。”

情急之下,他也忍不住加了重话反击道:“怪不得,怪不得那日你与罗卷哥哥成亲之后,他终究还是会走开。”

王子婳的面色不由一白。

李浅墨的这句反击,可见打中了她的软肋。

只听她一声冷笑:“因为他不过是个长不大的旁边,黎明前模模糊糊的光线里,柳树下面,立着一个女子。

宫墙外的御沟里据说淌的都是胭脂,那女子临沟照水,柳树的长条偶一拂动,她的头发就跟着在风中拂动。

寂寂的长安城此时还在宵禁当中,不眠的人原来不只一个——李浅墨一夜的心情都不曾平静。从王子婳那儿出来后,他一度在夜的长安城的屋脊上恣意飞奔,到后来,累了倦了,终于停下来时,就停在了这里。

所以他才见到了那个女子的背影。先还只觉得眼熟,后来才发觉:那居然是木姊。

她怎么会在这里?

——她既在,幻少师却又在哪里?

许是自己的眼是孤零的,这时从他的眼中看去,只觉得木姊的背影也说不出的孤零。她为什么凌晨时会独自站在这里?为什么那背影里有一种让自已深感同情的绝望?李浅墨慢慢地靠近了木姊身边。

他有意加重了自已的脚步,好让木姊听到。

果然,木姊闻声转过身来,脸上愕然了下,招呼道:“砚王子。”

李浅墨只觉得她容色惨淡,自己也不知说什么好,想了想,才问道:“幻少师呢?”

木姊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他与崔缇在一起。”

李浅墨不由一愣:幻少师与崔缇刚刚结怨,他们怎么会在一起?

却见木姊脸上苦笑之味更重,她摇了摇头:“他们都在长孙府里。”

——长孙府?

那说的可是当今天子的内兄、长孙无忌?

却见木姊淡淡笑道:“你肯定觉得他们两个本应该合不来吧?没错,他们是合不来。但如今,他们却有一念相通,就是都把宝押在了晋王身上。崔缇身负使命,要将太原王家的娇女王娉婷许配给晋王为妃。这件事,就牵涉到了晋王的舅舅长孙无忌。想来你也知道,长孙无忌是不喜欢那两个太有主意的外甥太子与魏王的,在他的心目中,晋王才是最佳的储嗣人选。不过他为人阴沉,什么都不肯说,一切都要谋定而动。”

“但他会干涉晋王选妃的事的。如果他要辅佐晋王得继储君之位,在那之前,他起码要先控制住他。”

李浅墨却不由狐疑,疑问道:“可这婚嫁之事,就算要长孙无忌作伐,又与幻少师有什么相干?”

木姊微微一笑:“与他无关?但这事儿……”她略微沉吟了下,“……晋王选妃的事,好像多少与我有些相关。因为,那孩子,这几年下来,与我相处,多少有些情分吧。我也实在怜惜他,看到他,就像看到我们小王子小时候的样子。只不过小王子现在长大了,已不容我怜惜了,我只能怜惜晋王。”

“我与晋王相处,一开始只是任务,但后来……”她叹了口气,“……我哪怕做得了杀手,终究还不过是个女人罢了。”

她与李浅墨交往不多,但当日麦田战时,生死悬于一线,曾经联手对敌过,对彼此脾性可谓深知,所以当着他的面也就少了分顾忌。

只听她苦笑道:“只为晋王依恋于我,当然他还小,还是小孩儿家脾气,可他曾无数次悄悄说过,要娶我这个木姐姐做王妃的。其实,我一个异族之女,何敢奢望。但他娶固然娶不了我,娶别人做太子妃的话,我却多少是个障碍。”   .

她脸上有一丝淡淡的风情,让李浅墨见了都深觉其美。

只听她轻轻一叹,微微笑道:“所以,哪怕崔缇刚才在和光校场中对我家小王子如何不满,这时,还是要跟我家小王子讨价还价,好让我答应,怎么劝服晋王同意这门婚事的。”

李浅墨在一旁不由听得怔住,他遥遥地望了长孙府那深阔宅第一眼。心中暗道:这究竟是个怎样的长安?崔缇亲自作伐,要孩子罢了。你一样,谢衣一样,罗卷也一样。你们只知像个孩子似的不停念叨着‘我不要怎样’,却不知道‘我要怎样’。人生苦长,起码在这漫无尽头的生命里,我还知道‘我要怎样’。罗卷若觉得我是错的,他尽管告诉我他要怎么样,说得服我,我就跟他走。”

她苍白的脸上难得的浮起一丝激动的神色来:“可惜,他拿得起剑的手,未见得扶得稳一张犁,也未见得甘心去扶一张犁。他如果像你师傅一样,定得下心来,有那些狠气,我就跟他走。不过扶犁又怎样,天下可真有那平静的一亩三分田,可供他耕吗?就是东海虬髯客,他不服气,于海外另创基业。可他于海外干的那些,又与海内这些争杀谋夺,有何不同!”

李浅墨此前从没想到,一条鸿沟,会在自己亲眼看着的情况下,在自己与子婳姐姐、索尖儿、与这整个长安之间硬生生地裂开。他年纪还小,具体的大道理也说不上,他只是冷冷地想到:原来,自己一直渴求的人与人之间的平和美满是那么的幼稚,要么,是我不配住在这个长安,要么,是这个长安不配住我。

他知道言尽于此,想说什么,却终于无话可说。怔忡了下,跺了跺脚 ,直朝窗外跃去。

却听王子婳在后面说道:“外面很空,也很冷。等你明白了,想要回来,再找你子婳姐姐,姐姐说不定可以送你一个咱们都不妨鄙视、也不妨姑且游戏的‘锦绣前程’。”或者,一个一个都要杀了?难不成你不觉得,那个称心,无论如何,也算祸害国家的吗?你为什么不找太子承乾算账?总是他做事荒唐,不管不顾,才留下今日之患。”

李浅墨一时听得心中一团乱麻。

称心之死原来是这样,他断没想到,这里面还牵扯上了索尖儿。他没想到索尖儿也会如此,为了交结魏王府,壮大他那个嗟来堂,竟也视别人的性命为草芥。

这一场伶人之死中,那藤牵蔓绕的起因让他一时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却听王子婳淡淡地道:“那称心也不是什么省心的。如果机会在他那一边,他所做所为,也不会比你看作阴险狡诈的子婳姐姐好多少,到时,就该你去责问他了。这个长安,于当今这个形势,你以为想杀一人,是一个人的力量可以办到的吗?当年,大野龙蛇,烽烟四起,他们打下这个天下来,要流无数人的血。今日,要谋夺这个天下,守住这个天下,自然多多少少也会要流一些人的血。只是在你这样的孩子看来,这血流得不够壮烈罢了。这个长安,必然会是这样。你如果受不了这个长安,就不该留下来。要知道,这还只是开始。你出于意气,不惜质问。可哪怕是你杀了我,就止得住此后必定漫漫无尽的血色吗?”

当前网址:http://2736911.com/a/beijingsaichequantianmianfeijihuashoujiduan/20180509/14.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