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其心思、也极认死理的小女孩儿,她并不让

小编:令箭升起处,微微颔首,他目光中忧伤颇重,似是怀想起了许灞。 不一时,却听得那边有号角声响起,那声音暗含节奏,覃千河含笑回禀道:杀敌二人,剩下的怕是带伤突围了。 李世

令箭升起处,微微颔首,他目光中忧伤颇重,似是怀想起了许灞。

不一时,却听得那边有号角声响起,那声音暗含节奏,覃千河含笑回禀道:“杀敌二人,剩下的怕是带伤突围了。”

李世民一点头:“区区刑天盟,不足为虑。”然后,他随口问道,“我命你去东宫办的事可已办妥?”

不知怎么,覃千河偷眼望了望李浅墨,迟疑了下,才终于回道:“圣上勿虑,那个佞幸小儿称心已遭扑杀。”

李世民就缓缓点了点头。

李浅墨先还像没有听清。

然后,他才觉得心头猛地一震,忍不住拿眼望向覃千河。

可覃千河避开他的眼,并不与他对视。

李浅墨心中还在惶惑着:怎么,他说称心已遭扑杀?

可他一时还无法相信,那么活跳跳的一个生命,真的会在这轻飘飘的一句回禀间,就已消逝。

——而自己,刚刚全力救助的那个人,只语片言间,就了结了另一个性命?

他这里正自懵懵懂懂地怔着,眼角却飘过了珀奴的影子。

不用看到脸,只看到那一身鲜艳艳的衣裳,李浅墨就知那人正是珀奴了。只见她扑入场中,却不是扑向李浅墨,而是扑到了倒地将绝的阿卜身边。她跪下身子来,把阿卜的头抱在了自己的怀里,一张小脸上,泪珠儿滚滚而下。

李浅墨怔怔地望着她,不知她是怎么了。

却见幻少师突然立起,朗声回禀道:“回圣上,那个欲图行刺圣驾之人微臣却认得,他是来自西方的大食王子阿卜。”

幻少师苦心积虑,等的就是今天,如今终于说到正题了,他当然不会放过让李唐天子憎恶大食人的机会。

接着,却见幻少师已行向阿卜身边。

却见珀奴抬起了一张珠泪纵横的小脸,望向幻少师道:“原来,其实你杀得了他。”

幻少师并不回答。

李浅墨却猛然明白,珀奴那泪,其实怕是有一大半是为了她心目中的幻少师流的。当日,她与幻少师第一次接触,就是在魉魉为救幻少师,不惜身死之际,而珀奴为了救幻少师于阿卜刀下,一扑扑倒了幻少师,不惜代他以身挡刃。可这时,却居然发现,她心中一直念念不忘的这个幻少师,其实是有实力与阿卜对搏的——所以她心中的幻象才猛然崩塌了吧?

只听珀奴喃喃道:“那魉魉,魉魉姐……”

她一双哭红的泪眼望向幻少师。在她这样的注视下,连一向平静的幻少师似乎都感觉到了一丝惶愧。只听他低声道:“你让开……魉魉,她是知道的。”

他终究还是开口解释了。

可珀奴是个自开,只是不可置信地望着幻少师,喃喃道:“我不让。我不让你杀他,你杀的人太多了。你这么杀人,比他要杀我和杀你时可怕一百倍。”

李浅墨只看到幻少师脸上的青筋在突突地跳。未完,人已挟剑而起,先是一剑再逼远了幻少师,然后,整个人,忽连人带剑,直向神策军环卫的李世民跃去,口中喝道:“你为何一定要杀他!”

他这下连人带剑,于众目睽睽中,直迫当今天子,却也让在场之人无不大惊。

人人都只见到他刚才一剑凌厉,于天子遇险之时全力救护,再没想到他此时会突然变卦,剑凌人君。

连神策军中护卫都不曾料到。他们反应都没反应过来,就已被李浅墨欺近李世民马前。

李世民跨下之马都被这突然来袭惊着了,长嘶一声,人立欲起。可李世民坐在马上却稳稳的。他本就是弓马健者,这时双腿一夹,手控马缰,迫得那马重又老老实实地站稳。只见他直视着逼到自己面前相隔不足半尺的李浅墨,镇定地道:“我大好河山,嫡亲子嗣,岂可败在他一个狐媚狡僮手里。”

李浅墨一时只觉得怒火填胸,说不出话来,忽龄牙一笑道:“原来你并不像你自己以为的那么大度。”

李世民冷冷道:“你也并不太像李建成的儿子,只不过一样的不懂事罢了。”

李浅墨怔怔地望着他,这一刻,他本有机会出手,可他像不知该如何对这个叔叔出手。忽听他大喝一声,身子倒退。于倒退中,一剑长击覃千河,怒喝道:“可你,答应过我的。”

只见他怒火难息,一出手,就不是一剑,而是一剑剑如长江大河般向覃千河卷去。口中怒道:“你号称观尽千剑,独振一刃,这一剑,你可曾看过?”却听他又哈哈大笑起来道,“杀一个全无还手之力的人,很过瘾是吧?”

覃千河眼见李浅墨一剑袭来,只有出剑自保。

他曾与李浅墨动过手,但今日,李浅墨盛怒之下,招招挟怒而出。覃千河虽号称观尽千剑,独振一刃,却一时也只有招架之功。何况,他虽然君命难违,当初答应过李浅墨,多少有些心中抱愧。剑由心生,他一时剑势不由就显得略弱。

李浅墨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做些什么?与称心报仇?那称心的死是刺痛了他,可报仇,似也不必。他只是痛惜称心,如同痛惜当初无意间裹入东宫的自己的娘亲、云韶,痛惜那条自己亲眼见过的活生生的生命就这么去了。

他本不擅言辞,这时心中激烈,只有托诸一剑。

出道以来,他经历大小十数战,怕还没有一战如这般酣畅淋漓过。只见他剑势中,所有的愤懑、不甘、无奈与沉郁一齐发作出来。

覃千河的境况却不免一时有些惨淡。和光场中,此时不下数百人,但看到如此好手对战,一方是当今天子护卫中排名第一的“千河剑”,一边却是羽门高弟的吟者剑,只见到场中雪光如沸,冰锋纵横,人人看得都喘不过气来。

耿直与方玉宇临走前回头看了一眼,彼此叹了口气,自带着珀奴和待毙的阿卜先走了。留下李浅墨挟愤出剑,一剑剑,直朝覃千河劈刺而去。

旁观的崔缇与幻少师看得一时都不由有些面色发白,直待数十剑痛击之后,李浅墨忽腾身而起,空中一刺,刺罢叫道:“杀了你又如何?长安长安,如此长安。老子不陪你们玩了!”

说完,他一个跟头,倒翻而去,留下汗流浃背的覃千河在那里发呆。

汲镂王府里,珠帘暗卷,罗帏低垂。

这是王子婳的卧室,布置得自然温柔绮旎。一盏宫灯下面,王子婳弄着宫灯的流苏,口里冲卜老姬笑道:“不知道十九弟回来了没有。他去和光校场打球,还专为此结交了一批五陵少年,只为天子性耽于此……没想我五姓族人,最后竟有人要冀图这个晋身了。”

卜老姬正在替她卸妆,也没有回答。

这种话本不需要回答的。却听得罗帏后面,忽传出一个声音道:“你放心,他已经争得大功了。”

卜老姬一惊,她的反应也够快,双手反插,刚才还在给她家小姐卸妆的手,这时忽化为一双利爪,十指尖尖,就向那罗帏后面插去。

她本是杀手出身,应变敏捷,哪怕只是突然出手,十指间转眼已套上了她的指刃。只见她十指乌黑黑地发着寒芒,每根手指上

——当然,珀奴阻止不了他。

大食人与粟特人已结下累世大仇。却见幻少师脸上青筋跳了一会儿,突然抬起了一只手。

哪怕他只伸出一根手指,只怕小小的珀奴也挡不住他的。

可珀奴并不退让。

李浅墨却再看不下去,他仰天一叫,身子猛地弹起,吟者剑再度出击,一剑,即已逼退了幻少师。他立身在了抱着阿卜的珀奴身边,低头问道:“谁带你来的?”

珀奴的精神分明已非常混乱,她含混地道:“枇杷姐……”

李浅墨突然冲耿直与方玉宇一礼,请托道:“麻烦二位带他们走。”

当前网址:http://2736911.com/a/beijingsaichequantianmianfeijihuashoujiduan/20180509/13.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