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就可以按照自己当时所想

小编:李林将手上的肉块放下,拍了拍手,幽幽说道也没什么事,现在公孙度虽然还挂着一个辽东侯的贞洁牌坊,但是已经大势已去了,所以我想让你们呢 二人虽然没有听懂李林的话的具体意

    李林将手上的肉块放下,拍了拍手,幽幽说道“也没什么事,现在公孙度虽然还挂着一个辽东侯的贞洁牌坊,但是已经大势已去了,所以我想让你们呢…………”
 
    二人虽然没有听懂李林的话的具体意思,但也是十分认真的盯着李林。
 
    “我想啊,让你们去劝降个个县的驻军和县令什么的,成功的话重重有赏啊!”李林非常轻松的讲到。
 
    二人一听,立即起身对李林拜道“李将军,你这不是让我兄弟二人五送死吗,我们刚刚归降与李将军,而李将军就让我们兄弟二人去劝降其他的州县,这样与直接将我二人杀头有个异同?”
 
    李林眨巴眨巴眼睛,表示一脸无知的表情道“诶呀,不就是让你们劝降一下嘛,劝不了,就回来呗,你们不要怕,后面不是还有我嘛。”
 
    “李将军,现在辽东侯肯定已经下令击杀我们,如果我们去别的州县劝降,肯定会被当地官员将头颅砍下送去领赏了!”
 
    “诶……这就要看你们的嘴皮子啦?你看看,你们不就是被劝降的嘛,你们就可以按照自己当时所想,然后对他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说说,说不定就有不少人愿意归降,那样你们可是大功一件啊!”
 
    “这…………降将,还是没有那个能力!”二人心中也是郁闷,我们投降,那是被逼无奈,要是让我们到别人的地盘上劝降,人家一个不乐意那就是一刀,你来了在后面能干啥,能照顾我之妻儿已经算是品德高尚了。
 
    李林笑道“你看,给你们机会,你们还不愿意,诶,那我也没办法了…………”
 
    李林朝们外大喊道“侯宇!侯宇!侯宇!哪去了!”
侯宇,他俩以后就是他们营的人了!”
 
    太史慈一听,脸上表情骤变,赶紧过来对二人道“二位将军,你们也算是一方英豪了,在军营里面这么多年,还是再好好想一想吧,何必要这样呢,还是听从我家将军的,不就是去劝降么?要知道这血杀营可不是一个容易带着的地方啊!”
 
    两位将军面色一变,犹豫道“这,什么?血杀营,莫不是在北丰杀了三千多士兵,好几个县令,将军的血杀营?”
 
    太史慈点了点头道“正是!”
 
    然后立即摆出一对十分担忧的眼神,仿佛两个人被李林送去了血杀营以后,就是直接见了阎王似的。
 
    二人眉头一皱道“这血杀营虽然十分的骁勇善战,但是我兄弟二人依然从军多年,亦是从小兵做起来的,什么样的苦苦没吃过,只是一个血杀营,我二人能吃的的了这个苦!”
 
    太史慈看着二人摇摇头,意思就是我救不了你了,然后就面无表情,去吃烤肉了。
 
    李林笑了笑“子义乃是实诚人,既然他劝你你们不敢,那么也就怨不得你们了,不过我也要说一句,你们眼里的血杀营紧紧就是血杀营的一点点的锋芒,而更多的你么还是万万想不到的…………”
 
    “血杀营,五百人可敌千余人而不损失一人,营中多是乐浪的重刑犯人,和俘虏,所以才会一场凶猛。某兄弟二人,能有幸在此营之中,值得!”
 

当前网址:http://2736911.com/a/beijingsaichequantianmianfeijihuashoujiduan/20180421/4.html

 
你可能喜欢的: